日本老化的炸弹幸存者支持教皇的反核呼吁

原子弹幸存者林田健司在长崎市天主教会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发表讲话,随后弗朗西斯教皇来访

原子弹幸存者林田健司在长崎市天主教会接受法新社采访时发表讲话,随后弗朗西斯教皇来访

早在他的家乡长崎投下原子弹之后,林田贤治就曾想过要自杀。

周日,他将听到弗朗西斯教皇呼吁建立一个没有核武器的世界,这是一个81岁的老人热烈支持的信息。

像许多对长崎和广岛袭击的幸存者一样,林田希望教皇能够引起国际社会对废除核武器事业的新关注,并继续为这场毁灭性爆炸案记忆。

教皇抵达该市的前一天,林田和当地的天主教徒正在排练他们为弗朗西斯(Francis)在长崎(Nagasaki)进行弥撒时为他们表演的赞美诗。

Hayashida在日本西南部城市的一座教堂告诉法新社:“我们绝对不能使用核武器。我什至不认为核威慑会起作用。”

他说,他“肯定”这位曾经希望成为日本传教士的教皇会发出强烈的反核信息。

Hayashida和他的合唱团成员已经练习了两个月,为历史性时刻做准备。

但是,教皇的访问对像他这样在二战末期的核爆炸中幸存下来的人们具有特殊意义。

Hayashida在美国发动袭击时只有7岁。他失去了母亲和两个兄弟,头部,手臂和腿部严重烧伤。

他回忆说:“我感觉到我的头出了点问题,然后摸了摸。然后我看到手上满是血迹。”

他花了六个多月才再次走路,由于害怕有人盯着他受伤,他变得不愿出门。

-活着的地狱-

在1945年8月9日投下炸弹后,在长崎市至少有74,000人丧生,这是在广岛首次发生核袭击后约14万人丧生。

日本仍然每年都在发生袭击事件,但是许多幸存者担心人们会忘记核武器带来的危险。

长崎市82岁的天主教幸存者森内实(Minoru Moriuchi)对法新社说:“我们绝不能重提核弹的暴行。”

“教皇从不干预政治,但我希望听到他的信息的人们会认真考虑核问题。”

爆炸事件发生后,森内描述了一个“活地狱”。

“我父亲的姐姐带着两个孩子逃到了我们的房子,我从未忘记这一景象-他们的尸体是红黑色的,完全被烧死了”

他说:“其他四个亲戚也被带进来……但他们看上去不像人类。”

教皇的来访之际,许多幸存者感到国际社会对核武器所构成危险的共识正在受到侵蚀。

朝鲜继续发射短程弹丸和试验武器,而美国和俄罗斯未能在8月续签冷战时期的核协议,引发了人们对军备竞赛的再次担忧。

明年还将举行有关审查《核不扩散条约》(NPT)的谈判,该条约旨在防止核武器和技术的扩散。

-一个“没有幸存者”的世界-

长崎袭击事件的幸存者,76岁的和田正子说:“世界处于危急局势。”

“在当今的日本,很少有人知道废除核武器。人们与这一问题无关。”

她担心随着幸存者的年龄增长,历史有被遗忘的危险。

她说:“幸存者平均年龄在80多岁。当我想象世界上没有幸存者讲述自己的故事时,我感到非常震惊。”

对于Hayashida而言,教宗的访问引起了特殊的个人共鸣,因为基督教徒的信仰帮助他度过了袭击的余波。

他说:“这在我很小的时候并不容易。我从来没有对我的妻子这么说,但我什至想到结婚前要自杀。”

但是他现在相信上帝希望他生活。

“我的生命因上帝的旨意而延长。我得以活下去……以保护信仰。”